气人安卓在线谈崩

有空多更,没空不更,脑洞就要写得爽

荣耀档案05

05

“我是克丽丝,一名模拟生命的仿生人。”
“去年十一月份,我在珍珠广场用水果刀刺死了一名人类,他的名字叫乔恩,威廉斯。”
“我不会为我的罪行做辩解,在此,我只向你们人类要求公平审批的权利。”
“我需要一名律师。”
“如果你有意愿,我们会联络你。”
“重申一遍,我们向你们人类传达这则信息,只因为我们希望得到,同人类一样,被公平审批的权利。”
“通讯结束。”

“卧槽!”这是魏琛的第一反应。
罗辑觉得这个世界已经陷入魔幻了,虽然他在叶修的指点下,已经知道了仿生人可能会产生自己的思想,也认同叶修的猜测,仿生人可能在策划一起革命。
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来自仿生人的第一则信息,传达的不是他们想要平等和自由,而是想要得到审判。
“这其实也没有太大区别。”叶修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我们同意审判他们,也就是相当于我们已经承认了他们和人类一样拥有平等的地位。”
“这弯子绕的。”魏琛感慨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你百分之百的是个人类,我一定以为这主意是你出的。”
叶修呵了一声,没有答话。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查这个信号的来源吗?”罗辑有些兴奋。
“不。”叶修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我们守株待兔。”


在大部分人还沉浸在震惊和不知所措之时,荣耀市的相关部门已经开始了行动,他们调出紧急预案,却发现并没有针对此类事件的备用方案,上面一片纷乱争执,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才统一意见,开始全城搜捕这一辆在移动中的通信车。
通信车不久之后就在一个港口找到了,但是显然,车上的仿生人已经彻底的失踪了。
与此同时,网上的讨论却是愈演愈烈,还有不少人纷纷贴出了自己的律师资格证,等待着这群仿生人口中的“联络”。
人们兴奋,好奇,却并不恐惧。
可以说,仿生人这一出开局,的确十分漂亮。
符合张新杰的预期。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叶修去而折返,带着罗辑和魏琛,大摇大摆的搬到了他的家里,大有在此长住的意思。
“我说过你是风向标,但是风向标,是双向的。”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品尝张新杰家里的黑咖啡,苦得他眉头直皱。
“如果你一直没有出现,出于安全考虑,仿生人也会来主动联络你。”
“限制公民的自由是违法的。”张新杰答。
“所以我特别找老冯要了调令,让你调到兴欣,配合我们的工作。”叶修依然自得,“现在,你临时队长的命令就是,要求你好好呆着,不能出门。”
张新杰又皱了皱眉。
看了一出好戏的魏琛用手戳了一戳身旁目瞪口呆的罗辑,假意小声道:“我早说过了吧,这家伙没下限的!”


韩文清得到张新杰出事的消息时,已是深夜,寥寥数语的简讯之中,似乎透露着不详的意味。
如果不是发生巨变,自律如张新杰,是不可能无故旷工的。
而对方房屋前若有似无的血腥气息,更加重了几名仿生人心中的不安。
“不如我去看看?”
“不,我亲自去。”
韩文清做出了决定,就不再犹豫。
作为警用的型号,他的身手自然无可挑剔。
所以叶修还为他漂亮的动作鼓了鼓掌。
韩文清跃下窗台,站在屋内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人类。
当然他会认识叶修,或者说是叶秋,在警局内部的表彰大会上,在警局内部的教案实录里,但是他仍然觉得,正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类,比实录里看上去更为欠扁。
叶修在抽烟,仍旧是十分散懒的模样,似乎还有一点点的为难:“唔,我没想到你会亲自来,不过也挺好。”
“不必紧张。”
在韩文清严厉的注视下,对方却径直笑出声来。
“我想我们可以和平的谈一谈。”
“你要不要坐下?”
“顺便一说,张新杰的黑咖啡是真的难喝。”

PS:《真实的人类》第二季,有的机器人要求公平审判的剧情。

荣耀档案04

敏感词让我痛苦……

04

搜索和甄别数据是一项繁琐的工作,计算机也好,仿生人包容兴也好,只能完成大范围内关键字的相关检索,剩下的,只能由罗辑逐一检查了。
当然现在的确有更具有专业知识和智慧的仿生人或者智脑能替代科学家的工作。
但是,太贵了,兴欣承担不起。
兴欣的贫穷不仅仅挂在我们叶大队长的嘴上,还在各个方面为难着我们的新人警员,计算机用着用着就黑了屏,甚至连罗辑头顶的老式日光灯也好像不堪负重一般的烧掉了。
罗辑呆了一呆,开始满屋子找备用电源。
电源没找着,倒是黑漆漆的屋子里突然冒出一道人声,把罗辑骇了一跳。
“我说小鬼,你满屋子折腾什么呢?”
“……找、找备用电源。”
“啧。”
十分钟之后,在自称兴欣中流砥柱,兴欣唯一的良心人——魏琛的帮助下,整个兴欣警署得以重现光明。
刚有了一点进展的工作似乎要重头开始了,罗辑倒没有气馁,埋头重新开始做检索,魏琛则叼着烟背着手在他身边溜达来溜达去,美名曰:监工。
“自荣耀历2038年7月开始,各国各地都陆陆续续发生了仿生人异常事件。”魏琛一边溜达,一边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神情,“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今年5月,各地已经有不下百起的仿生人袭圌击伤人事件,然而所谓的专家对于仿生人产生异常的原因,至今却未有定论。”
“简单的逻辑和逻辑的相加,C语言和单片机的编程,这些玩意,就算编写得再复杂,本质上不也是思维和情感的载体,按理说也不可能让仿生人产生思考和情绪。”
“所以老夫认为,这些事情,都不应该用你们所谓的科学去解释。”
新人罗辑成功的被唬住了:“前辈认为?”
“哈,这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说起了,我也是从公元时期流传下来的志怪类小说里得到的灵感,如果万物有灵,山石草木皆能成精,为什么仿生人不能?”
“这难道不比你们那一套科学理论,更有道理?”
“……”罗辑艰难的吞咽着口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头。
“罗辑别听老神棍胡扯!”刚回到兴欣,叶修就撞上了某人招摇撞骗的现场,赶紧把小年轻往自己身边一带,“这家伙没有下限的!”
“嘿,比起没下限,谁比得过我们叶大队长你啊?”魏琛自然不甘示弱。
“没工夫跟你闲扯。”叶修随手的将魏琛拨到一边,只看着罗辑问道,“查得怎么样了?”
“哦,这半年来荣耀市关于蓝血资源自然或者意外损毁的报告有两百二十七起,跟往年数据相比,涨幅的确不太正常。我又根据叶队你的要求,筛选出其中无人员伤亡但是蓝血资源大量损坏的事故,一共是四十三起,正在逐步核查它们的发生时间和发生地点。果然跟叶队你之前说的一样。”
罗辑拨开电子屏,将数据以点线连折图分布到荣耀市的地图上。
“它们都是以霸图警署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发生的。叶队你是怎么猜到的,真厉害。”
“只是基于对某些人的了解而已。”
叶修清楚的知道,如果张新杰同那名仿生人之间有协议,那不得伤害平民这种条件,张新杰一定提得出来。再者警用仿生人毕竟还在霸图执勤,对方也不可能跑到太远去掠夺资源。
“哦。”罗辑不明所以,继续道,“叶队你让我查的,那个警用仿生人袭圌击事件当天,荣耀市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主要针对暴力和意外事件。我还没什么头绪,不过有报告反馈,当天丢了一辆无人通讯车。”
“无人通讯?”
来了。
叶修心想。
就是这个。




RK600系列仿生人,警用编号09377,或者霸图的人都会比较习惯称呼他的名字。
韩文清。
韩文清觉得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一方面不希望仿生人同他们太过相似,另一方面,又热衷于给仿生人创造和人类相似的外表,甚至于起名,给它们特别的代号,为仿生人表现出的“类人性”欢欣鼓舞。
但假如仿生人真的产生自己的独立情感与思维,人类则慌乱无措,甚至开始想要毁灭自己的造物。
一开始,韩文清并没有自己的目标,他感受到了身体内部的变化,也开始感知情感,但是他仍然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他只是不再能对发生在自己同类身上的事情继续熟视无睹,所以他在夜间巡逻期间,救了一名即将因机体损坏而流圌血致死的仿生人。
流圌血致死这个形容不是很恰当,因为仿生人似乎从来都没有“活着”,又何谈“死亡”呢?
他当时的人类搭档还是张新杰,要瞒住这个严谨自律的人类并没那么简单,好在对方的生活十分规律,也让自己有了一定的喘息空间。
但,也只坚持了半个月。
张新杰敏锐的洞察了一切,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在韩文清再度出手帮助他的仿生人同伴时,张新杰会到场,观察并记录。
“如果仿生人真的会取代人类的地位,那么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可能阻挡这一进程。”
这个人类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对韩文清说道。
“但既然我已经宣誓对荣耀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负责,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越过这条底线,否则。”
这个人类似乎也非常明白,没有说出口的威胁,远比可以说出的更具有价值。
韩文清同他达成了协议。
拯救全体仿生人的共同命运?
韩文清没有那么自大,不认为这是他能达成的目标,一开始,异常仿生人也只是想活下去而已。从一些有着特别性癖的变圌态,有暴力倾向的人圌渣,酗酒的混球手中活下去。
倘若没有意识,躺在同伴的残躯之上,被新报废的同伴躯体所掩埋,并不是什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但假若有了情感与知觉,那庞大的垃圌圾场,就是仿生人们拼死也要逃出的炼狱。
这世上没有不通过抗争就能得到的自圌由。
这也是韩文清同张新杰达成的协议内容之一,仿生人会抗争,以仿生人自己的方式。
在韩文清的注视下,一名女性仿生人站了出来,她的神态还是略显畏缩,却仿佛已经鼓足勇气,将自己凑近了麦克风。
这是一辆经过改装,正在整个人荣耀市游走的“食品送货车”,然而内部却全部是各种通讯设备,韩文清救了一名通信公司的仿生人员工,对方将这两无人通讯车改装成了一个新型基站,而这就是他们要向人类发出属于仿生人声音的前线。
“我是克丽丝,一名模拟生命的仿生人。”
荣耀历2039年6月27日下午13:05分,一道颤抖却莫名坚定的声音,通过所有的通信设备,向全人类广播。

荣耀档案03

E8……没想太多,就拿东八时区凑合的一个缩写,以免被和谐

03

异常仿生人并不是E8区特有的,事实上,各国各地,都陆陆续续出现了仿生人异常事件,甚至在某些地区,已经爆发了仿生人群体走上街头抗议并呼吁自由的事件。
但是E8区一直很稳定,荣耀市也一直很稳定。
新创世公司面市的RG系列,也在逐步入替着被模拟生命公司仿生人占据的市场。
现在罗辑知道,平静下面酝酿着更可怕而巨大的风暴,暴露出来的异常仿生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在异常或者说,觉醒之后,却选择了继续潜藏。
这必然不是因为E8的民众对待仿生人要更为礼貌客气,事实上假如将异常的仿生人定性为“人”,定性为新的种族。那么,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不渴望自由。
而人类,并没有做好要给予仿生人权利的准备。
就在罗辑胡思乱想之际,却被包子从背后又勒了个踉跄。
”新人,别发呆,该干活了!”
“什么?”
“老大让我们找这半年以来,所有蓝血流通的记录,包括在自然或者意外事故中损坏的,有功夫的话,还要顺便查查所有仿生人零配件的流向,这可是个大工程,今晚可要加班了!”
“……这算什么。”罗辑瞬间领悟了叶修的意思,不免呆了一呆,喃喃自语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走E8特色的仿生人起义吗?”



对于叶修来说,事情就要简单上许多,如果这名警用仿生人并不是因为人类警员的挑衅才爆发的,那么它离开的时机,就十分值得考量。对方在霸图待了大半年,却偏偏选择在那一天爆发,必定有着什么特别的原因。
半年前,它的搭档还是张新杰,那个以严谨自律在警界闻名的“人形时间机器”,张新杰不可能发现不了自己身边仿生人搭档的异常。
耐人寻味的是,张新杰选择了替对方隐瞒。
就叶修对张新杰的了解来看,对方可并没有什么反人类的倾向,所以这名警用仿生人,对普通人的威胁应该是极低。
它和张新杰之间必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才让张新杰同意,替对方遮掩。
它在做的事情,或许惊世骇俗,却没有越过张新杰的底线。
至少目前还没有。
一个新的物种,真的能获得旧物种的认同,并保持和平相处吗?
又或者,仿生人,真的能不通过战争,就得到他们想要的自由吗?
叶修并没有那么天真的想法。
他认为张新杰也不会那么天真,所以他将对方堵在了家门口。
“你有十分钟的时间。”张新杰似乎对于叶修的出现并不意外,只是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这种式样的电子表,几乎已经在市场上绝迹了,说是古董也不为过。
“你和仿生人之间有协议。”叶修开门见山,“我猜他一定告诉你,他会以和平的方式,去谋求仿生人的权利,而这种方式你尚且认可。但我猜你一定也会做两手准备,你必定知道仿生人基地的位置,也必然确保,他们不会随意更换大本营。一旦事情超出你的控制,你会将你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确保总部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同时,张新杰也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风向标,如果仿生人起了异心,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如果它们真的和人类那么相似,它们一定会派人来干掉张新杰。
“不是总部。”张新杰对此全然承认,并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是我亲自。”
“我需要知道他们的位置。”
“还不到时候。”
“什么时候,在你遭到暗杀的时候?还是在仿生人把枪口对准平民的时候?”叶修句句逼问,甚至轻声训斥,“想把全人类的命运,维系在你一个人身上,老冯怎么教的你,真是狂妄自大!”
“维系在叶队身上的时候,就不叫自大?”
“那当然了。”
纵使沉稳如张新杰,一时也被叶修的理直气壮噎到,好一会儿才继续道:“无论如何,战争并不会爆发,这一点叶队可以放心,我会把意外缩减到最低。”

荣耀档案02

02

罗辑花了很大力气才和包容兴一起将沉甸甸的档案资料搬到警车上,一回头,叶修却没了踪影,不由傻了眼。
“发什么呆啊?”包容兴看起来对此毫不担心,他本来就不会担心任何事情,“上车了,回兴欣!”
“但是叶队?”
“老大一定是查案去了!”
“可是——”
在罗辑看来,通常仿生人异常之后,它们体内的定位器也会跟着莫名其妙的失灵,加上警用型仿生人的超强反侦察能力,只要对方下定决心逃走,那找回它基本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目前只能根据现有的线索,找技术人员修复事发当时语音,走访受伤的警员——对方还在医院躺着,目前恢复状况不错,并不是不能接受问询。
至少应该弄清楚发生冲突的原因才对。
但叶修对此却毫不关心,招呼也没打一声,就走得无影无踪。罗辑心里莫名有些低落,他不明白是否是他的能力不足以帮助自家队长,所以被当成了累赘,还是叶修已经发生了变化,再也不是他曾经听闻的那样,是令整个荣耀市的罪犯都闻风丧胆的传奇。
包容兴显然就没有这种对偶像崇拜过头的包袱,或者说,仿生人本来就不能拿来同人类一概而论,他们顺利的回到了警局,基本无人搭理的新人罗辑,决定靠自己的力量去查清这宗案件,他拜托技术部的关榕飞替他修复语音,又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跑到了医院,鼓足勇气询问了案件受害人当时的案发经过。
最后,他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警局,想再看一看案件的卷宗,找寻自己的遗漏之处。
结果尚未踏入警局,就看着他曾经尊敬的对象,我们的叶大队长,嘴里叼着烟手里捧着泡面毫无形象的窜出了警局,身后还跟着一声咆哮。
“叶修——”
叶大队长一脸无奈,瞧见罗辑就随手抓了壮丁:“来,跟我街对面坐坐。”
罗辑稀里糊涂地被自家队长拉到了街对面的一个小面馆,那老板似乎是叶队的熟人,只撩了个眼皮瞅他们一眼,便一言不发的自顾忙活去了。
于是叶修就堂而皇之的坐在别人的面馆里,霸占了一张桌子,吃泡面。
那味道引得其他吃面的顾客频频回顾,倒是罗辑面皮薄,忍不住,掏钱买了一碗牛肉面,跟自家队长对坐着吃,这才觉得望向他们的目光少了些。
叶修一脸感慨:“还是小年轻,脸皮薄,对了,你上医院,问到了什么?”
罗辑微愣了一下,倒没真傻到去纠结自家队长为什么知道自己上了医院这回事,而是一五一十的把问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那名受伤的警员显然也没有十分坦诚,自顾自的说了一通之后,便将所有责任都扣到了仿生人的头上,言语之间,迟钝如罗辑也能感受到他对于仿生人的仇视。
叶修点了点头,又问道:“我还听说,你找了老关修复语音?”
新手上路的罗辑不由有些惶恐:“是的,叶队,我……”
“没什么,不用紧张,不过我估计那语音修复出来,也没多大用处。”
见罗辑不明所以,他才又提了一句。
“这不是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冲突,而是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冲突,地点是在警局,你再认真想想。”
罗辑陷入沉思,叶修也不催他,就那一根一根挑着泡面吃,态度闲散而恣意,等罗辑回过神的时候,他的烟都抽到第二根了。
“当晚是在警局,没有人会不知道警局有监控。”
“嗯,继续说。”
“因为仿生人的反应激烈,导致我们会认为 ,是人类警员一方发出了恶意的挑衅。”罗辑并没有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之中使用了人类警员这个词,“但是按理他不可能会这么傻,要在监控下面,留下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他说的话应该跟平常一样,是一些过分,但不会超出范围,至少不会让他被提起内部诉讼的……言辞。”
显然目前还没有立法来保证,不允许人类辱骂仿生人,就好像不会有立法来保证,人类不可以辱骂电视机和冰箱一样。
“再加上他被打了之后立刻被送到了医院,也就是说,有机会抹掉监控声音的人,并不可能是他。可是从逻辑上,这是说不通,仿生人既然有机会抹掉声音,为什么不干脆连监控一起黑掉呢?”
“因为抹掉那段声音的,并不是那名仿生人,而是警局内部,可以比我们更早一步接触到证物的人。”
“叶队你是说霸图警署有内奸?”
“内奸这个词重了点哈。”叶修没忍住被呛了一下,出言道,“我猜他只是想误导我们的方向,让我们扑空罢了。”
“让我们扑空有什么意义?”
“意义在于,让我们单纯的认为这是一宗仿生人和人类之间,由于言语冲突而产生的纠纷。”叶修笑了笑,“我们会花费很长的时间去修复语音,也会花费一番功夫去挖掘那名霸图警员不肯说出的真相,而让真正的线索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所以我去了一趟模拟生命的总部。”
“模拟生命总部?”
“你也知道,仿生人在异常之后,他们身上的追踪器,似乎也会莫名其妙的跟着失灵了,所以我到模拟生命的总部,拷贝了一份这名警用仿生人最近的活动地图。”
“这一下倒的确有一点有趣的发现。”
罗辑看着叶修放在他面前的电子屏,不由陷入呆滞。
早在半年以前,这个警用仿生人的追踪记录,已经断链了。

荣耀档案01

这个脑洞又臭又长,写来主要是我自己爽,应该不会有很多人对这个感兴趣,慎重入坑
世界构架大设定上走底特律,不过关于一些社会舆情估计会参考《真实的人类》

01

荣耀杂志期刊0087
【自仿生人面市以来,百分之七十的社会职能岗位被仿生人所取代,得以从繁重工作中解脱,解放了双手的人类似乎并不如他们自己预想中的那么兴奋。
随之而来的是失业率的节节攀升,无所事事的游民又导致了犯罪率的居高不下,于是缺乏人手的治安部门不得不购入更多的仿生人用以维持秩序。
然则,更多的仿生人就代表着更多的隐性冲突。
比人类更聪明,比人类更强壮,甚至比人类更具有个性——那怕明知这是出自于程序的设计,也不免令民众心中产生了担忧。
人类何德何能可以确信,自己真的不会被自己的造物所取代?
至少,数据表明,模拟生命的仿生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成为了这个社会运转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当然,并不是没有人试图改变这一切。
新创世公司在E8地区推出的RG系列则更侧重于让仿生人不那么“像”人类,新创世公司在RG的操作系统中新增了一键关闭模拟功能,处于该状态下的仿生人只会执行固定的简单命令,虽然操作更为繁琐,却莫名受到了市场的欢迎。
——让机器回归机器!
新创世公司抓准机遇打出最新的宣传标语,数据显示,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有效的安抚了民众情绪,也让仿生人和人类之间的紧张气氛得到一定缓解。】

“燎原车站,燎原车站到了,请乘客们有序从右侧开启的车门下车。”
报站的柔美电子音将罗辑从阅读中唤醒,他将电子杂志细心的插回原处,触屏的电子期刊恢复到了最初页面,“让机器回归机器!”的硕大标语在静止的状态下慢慢隐为灰暗。
罗辑略为紧张的对着车窗整理了一下自己已经足够整齐洁净的衣物,这才深吸一口气,迈步走向自己的目的地。这是他开始实习工作的第二周,在经历了新人期的手足无措后,他艰难的适应了在兴欣警署的日常工作,而困难主要来源于——
“新人,你又迟到了!”
高大的金发青年热情的从背后环住他的脖颈,近乎勒脖式的拥抱让罗辑忍不住难受的挣扎起来,同时发出微弱的抗议:“我没有迟到……松开……离打卡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哦!”高大的金发青年松开了自己的拥抱改为环住了罗辑的小身板,“惊喜!新人今天没有迟到!”
一番折腾之下衣服自然被弄得凌乱,自己大概是不可能有机会衣冠整齐的走进兴欣了,心如死灰的罗辑选择放弃肢体上的挣扎,却兀自不甘心的辩解着:“我本来就没有迟到过!”
包容兴,兴欣警署预备警员,RK700型仿生人,就是罗辑每日工作中,会遇到的最大困难。
“包子你轻点,可别把人给勒坏了。”
同往常一样,这一出闹剧总会被姗姗来迟的叶修所阻止。
据叶修所言,包容兴是在一场追缉行动中损伤了脑部芯片,导致日常行为时有错乱,不过兴欣经费向来紧张,也只好凑合着继续使用,让大伙儿多多担待。
这番言论之中到底有几句是真,对自家队长了解甚浅的罗辑还无从分辨。总算得以喘息的他,从未对包容兴产生过怨怼的情绪,一旦恢复了行动上的自由,立刻执着地跑到门边上快速的刷脸打了卡,堪堪卡在了准点的前五分钟,而这举动终于成功的逗笑了他的上司。
毫无正型的叶大队长懒洋洋抻了个腰,从不知道多少天没换的外套中熟练的掏出烟点上,一脸不怀好意的朝新来的小警员招了招手。
“来,带你出个外勤。”
“呃,我,查案?”罗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包容兴立刻很有兴趣的凑了过来,并兴高采烈的宣布。
“不,我们是去踢馆的!”

这个倒霉的将要被叶修两人一仿生祸害的地方,就是霸图警署。
在几天前,霸图警署的一名仿生人警员公然袭击了他的搭档后失踪,为了避嫌,霸图把这一宗案子移交到了荣耀市警署总部,而总警长冯宪君则大手一拨,将案子又划给了兴欣警署。
这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近一年来,仿生人同人类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这并不是第一起仿生人主动袭击人类的事件,却是第一起,警用仿生人袭击人类事件。
模拟生命公司已经紧急召回了同型号的警用仿生人返厂检测,试图找出他们工作上的失误。
而叶修接到的命令,则是需要找回那一名失控的仿生警员。
所以他们的确是来查案,而不是踢馆的,即使周围不断有霸图的警员将探视的目光投注到他们身上。
叶修不为所动,漫不经心的用手指划动着手上的电子屏,将一小段的视频监控来来回回的反复查看。
苦力按理应由仿生人承担,但是罗辑显然不是能看着别人工作而自己站着发呆的人,同包子配合起来倒显得他比包子还要勤快。
同他们对接工作的是霸图警署的高级警员张新杰。
“现场的证物和相关信息,都在这里。”张新杰一丝不苟的将案件相关资料交到罗辑和包容兴的手上。自案件发生后,霸图警署已经停用了所有的仿生人警员,导致连高级警员都不得不亲自去做一些拿取档案的跑腿工作。
张新杰看上去对此并无太大意见,他工作起来仍然井井有条,不急不缓:“如果还有别的需要,希望叶队联系我们,霸图会全力配合兴欣的调查工作。”
“好说,好说。”叶修漫不经心的应着,“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仿生人似乎之前也是你的搭档,是什么来着,一下子记不起来了。”
“韩文清。”
叶修这才抬头看了张新杰一眼,笑了一笑:“是RK600系列,警用编号09377对吧?”
张新杰处变不惊:“我们习惯称呼他的名字。”
叶修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目光又落在手中的电子屏上。
监控并未将太多信息录下,只能看到监控下的警员同他的仿生人同僚交谈了几句,这一段语音惨遭技术毁坏,并没有人知道双方的交谈内容,接着便看见监控中的仿生人转身,拎起了椅子,毫不犹豫的砸到了那名人类警员的头上。
动作之迅猛凶悍,看得叶修啧啧有声,他将监控暂停,放大,锁定在仿生人袭击人类后回望监控那个画面,颇为赞许的下了评语。
“这是警用型?看着可比罪犯更像罪犯。”